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动态
数据资产化,开启智能时代大门的钥匙
  • 发表时间:2021-08-18 点击数:28
  • 来源:未知

   当前,数字化转型已成为世界各国发展共识。数据作为数字经济时代最为核心的生产要素,在社会生产生活的巨大价值已经不言而喻。据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报道,企业用电情况和企业信用,两者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联系,但南网数研院数字企业分公司高级经理周珑在介绍其数据产品时说道,“我们通过构建企业电力信用画像、企业能耗水平、贷后用能监测与违约概率模型,研发电赋信数据产品,发挥电力数据资产价值,为国家普惠金融政策的精准实施提供有效支撑。”

  将两个看似不相关的东西联系在一起似乎是数据独有的魔力,在数据意识萌发的上世纪末,有一个典型的营销案例——“啤酒+尿布”:超市通过对销售数据进行分析,发现消费者在购买尿布的时候会同时购买啤酒,之后超市便将啤酒和尿布放在邻近的位置,果然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效果。

  近年来,数据的价值受到越来越多企业的重视,并且,数字经济形成的新体系也将数据看作是基础的生产要素,围绕着数据准备构建起新时期的生产方程式。不过,虽然将数据纳入要素想法很好,但其中的阻碍却不少,其中最大的痛点在于数据资产化。

  对于数据资产化,并没有一个很标准的定义,通俗点来讲就是将数据看做成企业资产的一系列探索和尝试。从会计的角度来看,资产是指由企业过去的交易或事项形成的、由企业拥有或者控制的、预期会给企业带来经济利益的资源。当然,作为资产其成本和价值还需要可靠计量,如此一来,数据虽然看似具备这些特点,但细究起来却总不如传统资产那样完美符合这些条件,这也带来了数据资产化的诸多难题。

  如果数据不能作为资产被企业所有,后续的确权、交易、价值创造便成为了空话,而作为市场参与者,我们也都明白这些数据衍生出来的市场行为对于数据和社会生产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可以说,数据资产化便是下一阶段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数据显示,我国在2020年便成为世界数据第一大国,推动数据资产化,既属于数字经济的体系建设,同时对于技术创新和社会生产也非常重要。

  今年5月,以数据资产全生命周期管理的“责权利”和数据资产运营的“量本利”为主线的《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数据资产管理办法》正式公布,这一涉及数据要素资产化管理的全新命题,热烈引发我国能源电力行业广泛关注和积极研讨。而这也是企业层面对于数据资产化的一种探索,虽然名字叫数据资产管理办法,但其中明确提到了要围绕“定责、确权、享利”主线,将数据融于资产管理,健全数据资产全生命周期管理体系;要围绕“拓量、优本、创利”主线,以运营流通释放价值,创新构建数据资产交易流通运营体系。可以说,每一条都精准的对准了数据资产化的探索方向。

  过去短短的二十多年时间里,我们从起步阶段的数据存储、处理,过渡到发展阶段的发挥数据辅助性功能,再到变革阶段的数据要素化,再到今天的数据要素化应用,可以说,当前的企业、政府、社会运转已经完全离不开数据的支持,业务数据化是最明显的例子,当从前以人为轴拉起的业务链条变为以数据为轴的业务链条,业务才真正实现了数据化运营,其效率大大提高,且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从前总讲信息时代,而今天,我们反复强调要进入智能时代。智能时代的建设不是说会生产、储存、处理数据就可以了,智能时代要的数据像资产一样在社会中流通,像润滑剂一般便捷我们的生活。

最后,对于数据资产化,笔者认为,规划设计固然重要,但相应的法律规范同样不容忽视,正如数据资产化过程中没有对应的会计标准一样,如果资产化后数据的市场化行为没有规范划定范围,数据的应用还是会存在各种问题,因此,数据时代的“掘金之旅”既需重视资产化,也要重视法规的同步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