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动态
2023DAMA 中国数据管理峰会的四大焦点话题
  • 发表时间:2023-10-24 点击数:27
  • 来源:未知

2023年10月20-21日,国际数据管理协会(DAMA) “2023DAMA中国数据管理峰会”在北京成功举办,这也是DAMA连续第四次举办如此盛大的会议,DAMA国际副主席Marilu Lopez、数据仓库之父Bill Inmon 比尔·恩门出席了会议,国家发改委、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数据交易所、华为、联通、中国石化、阿里云、清华大学、环球律师事务所等分别在会议上分享了当前的数据管理热点问题。

 

一是“数据要素”将成为热点词汇,并将得到持续解读和发酵

2019年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把数据作为一种生产要素纳入收入分配的序列。从生产要素的视角看,1992年提出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其他分配方式为补充,其他分配方式,后来我们看到陆陆续续的政策演进,1993年提出的是资本,1997年提出的是技术,2002年提出的是管理,2013年提出的是是知识,一直到2019年把数据作为第七个要素提出。

“十四五”期间是我国数据资源飞速增长,根据中央网信办的调查,2021年中国数据资源的总量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也有一些机构预测到“十四五”期末,也就是2025年可能会超过美国。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必然要激活、流通、使用,只有这样才能产生大价值。2020年全国数据资本的总量是21.8万亿,超过了10万亿的体量。体量确实非常大,又涉及到很多问题,比如说数据的登记、确权、评估、定价、入表等,目前还没有完整的解决方案,是我们急需探索和解决的问题。

 

二是“数据交易”将进入国家日程,并将得到持续流通和监管

当前国家正加快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数据资源体系建设成为推进数据要素流通配置的重要基础性工作。“数据二十条”指出要创新政府数据治理机制,构建政府、企业、社会多方协同的治理模式。在2020年以来,各个地方纷纷在探索公共数据运营,尤其是在去年“数据二十条”发布以后,目前已经有20多个地区出台了30多份涉及公共数据运营试点的相关政策和文件,据公开资料统计显示,在数据流通交易方面由地方政府发起主导批复的数据交易所已经达到44家,其中正式运营的有15家。随着数据交易市场发展需求的全面升级,数据交易场所的数量和规模持续增长,数据交易制度和规则不断完善,数据交易已经进入了2.0的时代。

广州市在探索建设两级要素市场,其中一级数据要素市场由政府主导,重点是优化公共数据治理体系,提高公共数据的供给质量,推动公共数据向社会流通。二级数据要素市场,以市场化为主,着力发展数据交易生态,推动数据规模化应用,价值释放,为推动数据要素市场繁荣发展在政府层面以公共数据运营为突破口,推动数据要素供给侧的改革,通过运营推动公共数据治理和赋能实体经济。

 

三是“数据治理”将持续保驾护航,并将得到持续认识和开展

各大企业持续加强数据治理,对数据治理的认识逐步深刻并积极开展。联通集团数据治理采用的是“五要素+七步法”。五要素就是工具、平台、数据、流程和场景。工具、平台、数据和流程专门有对应的部门去负责,然后形成场景。七步法当中第一条也说要明确场景。所以场景的选择对于数据治理的整个牵动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直到数据场景的明确,数据的识别,在场景当中用到哪些数据,然后认定来源。复杂的聚系统当中的数据来源非常复杂,调整不好数据源会给以后带来很大的数据质量的问题。之后进行建立指标规范等质量要求进行数据治理,然后开始进行数据的汇聚,数据使用,提升质量,形成一个闭环。

中国石化数据治理内容分成四个方面,第一方面是组织机构的保障;第二方面是狭义的数据治理的工作;第三方面是有长期的数据治理的运营工作;第四方面才是IT层面的工具平台的支撑。在组织机构的保障方面成立了中国石化数据治理委员会的最高层决策机构,除此之外,还成立了数据治理办公室,负责日常工作的执行和组织。同时,还组建了数据专家队伍,把各个业务域、各个管理部门都进行统筹,一起开展具体的工作。在制度和流程方面,制定了“1+6+N”的整个中国石化数据治理和数据应用规则层面的体系,制定了具体的管理细则。在狭义的数据治理方面,建立集团层面的数据资源的目录,制定了相关的数据标准,进行了数据质量的控制,开展了数据安全的建设,行成了集团公司整体的业务域的数据架构。在运营方面,运营团队承担数据需求的管理,承担数据的加工,承担数据价值的评估、数据共享开放、数据应用的管理,同时还要承担一些IT的,包括系统平台的日常运维、监控、事件的处理。在平台方面,中国石化构建了数据服务平台,按照采、聚、理、用、保、管六大核心能力,设计了多湖一中台的整体IT落地体系。采是数据的采集能力,生产环境现场采集数据的格式是218种。聚是要把数据多湖一中台聚进来。理是支撑数据治理全过程和流程,用是支撑数据的应用,保是支撑数据安全,同时还要管理整个数据治理的体系,包括数据模型的资产。

 

四是“数据入表”将进入落地阶段,并将得到深入探索和实践

今年国务院国资委出台了构建国资央企大数据体系的政策,非常重要的工作:一是要打造国资央企的数据基础制度,在去年年底国家出台了数据基础制度二十条,国资央企也要对应出台相应的制度;二是要尽快构建国资央企大数据体系,简称“1+98+X”的内容,“1”是代表国务院国资委平台来打通不同央企和部委之间的数据共享交换体系;“98”家央企各自要建造自己的数据体系;“X”是面向行业的八个数字化转型平台。

基于国资央企的大数据体系建设,未来能够带来什么变化?其中一个是更好地与人工智能的新技术结合,让数字化转型进一步上升到智能化的应用。另一方面,政策文件里面也特别关注到央国企的大数据体系建设不只是自己的事情,要跟政府政策的衔接,要跟全产业链条的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升级衔接,包括制度建设、信息系统的优化、应用场景的发掘,包括与金融类的第三方服务机构去构建一个资产化闭环的体系。

企业数据按照数据资源如表暂行规定有几类划分,第一是无形资产,对照无形资产入表;第二是数据作为存货进行管理;第三是数据作为合同要约进行交易,它可以直接交易,也可以作为合同要约里的组成部分;第四是一部分数据资产直接作为成本分摊处理。规定里面明确提出了披露的方式,强制披露和企业自愿进行披露,如果数据作为无形资产,不好表述的时候,可以独立列一个表,让投资者能够很明确地区分开来进行评估。

北京正在探索国有企业数据资产入表新模式。国有企业在政府的行政干预下,可以更快地推进;国有企业在数据资产入表,可以有比较好的风险抵抗和容错性,国有企业资产的增长对于国家来说是没有关系的,国有资产不会流失,从这个角度来说,国有资产在做的过程中,它的门槛和风险就会小,民营企业想把数据资产做的评估高一点、更多一点,就会有监管问题。所以在北京市国有企业会先行先试。